点击最多

 

猜你喜欢

红姐统一图库111555

2017-09-20 12:48

  裹在军大衣里,有几次不经意间露出了老人的疲态,但是这样的表情一瞬就消失了。我心中暗叹,年纪果然还是大了一点,不知道这样一个已经知的老人,还要图谋些什么。我们商量了进山的进程,按照陈皮阿四从光头那里得来的消息,到了敦化后,我们也是通过汽车进二道白河,然后那里有当地的向导和装备在等着我们。我们从那里再进一个叫栗子沟的小村子,在那个地方,他会透露给我们目的地的信息,然后向导会带着我们去那里,找到地方及出来的事情就是我们自己的了。栗子沟我们肯定不能去,雷子可能已经守在那里了,而且那地方离二道白河还太近,我们看了看,决定不进栗子沟,直接再进去,里面还有几个村子,开到没为止。我们不知道光头到底知道多少关于天宫的信息,现在他已经不在了,事情自然就难的多。很大,还有一部分在朝鲜境内,要一寸一寸的找,恐怕也不现实。不过我们推测,既然是去栗子沟,地方必然在它附近。我们按来,先到附近山村子里去踩踩盘子,打听打听消息,应该会有收获。一切按计划进行。到了二道白河。陈皮阿四的人弄来了装备,我想着现在全国都查的那么严,怎么这些人就这么广大。打开一看,就蒙了,心说这是什么装备,没铲子没军火,我举目看去最多的,竟然是护舒宝卫生巾。然后还有绳子,普通的工具,巧克力,一大包辣椒,脸盆等等日用品。胖子问怎么回事,咱们这是去妇女劳保用品还是怎么地。陈皮阿四说用起来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四天后,我们来到横山林区比较靠里的营山村。卡车能开到这里真是奇迹,有几段,外面三十厘米就是万丈深渊,只要司机稍微一个疏忽,我们就摔成肉泥了。到了那里找当地人一问,才知道这里原来有过一个边防岗哨,后来给撤消了,所以才修到这里,不然得用雪爬犁才能过的来。不过正因为有了,这里现在偶尔会有一些游自驾游,村里的人也习惯了外来的人。跟我们一起来的,陈皮阿四有三个伙计,一个叫郭风,就是开车的,大个子,一个叫华,带着眼镜,不过身上全是疤,还有一个三十多岁年纪比较小的。一上话一句也没停过,叫叶成。我们下了车,环视四周的雪山,我想找出记忆里和海底墓中影画相似的山景,但是显然站的地方不对,看上去,雪山几乎都是一个样子。陈皮阿四说,寻龙容易点穴难。《葬经》上说,三年寻龙,十年点穴,定一条龙脉最起码要三年时间,但是找到宝眼要十年。这一过程常严格的,既然我们知道了龙头在横山,只要进到山里,自然能够找到宝眼的。问题是,怎么进到山里去,这里不比其他地方,雪山太高,一般猎户不会去那种地方,采参人也到不了雪顶,要找一个向导恐怕很难。村里没招待所,没找到地方住,只好去敲村委会的门。村支书倒是很热情,给我们找了间守林人的临时空木房子。我们付了钱安顿了下来,在村里呆了几天,租好了马,几经辛苦,找到了一个当地的朝鲜族退伍兵顺子愿意做我们的向导。这人告诉我们,一般人不会上雪山,由于风雪变化,基本上每天的都不一样,而且上去了也没东西,只有他们当兵的,巡逻的时候要上去。这里的几座峰他都能上,所以我们真想上去,他能带我们去,不过进了雪区之后得听他的。我们商量好了价钱,事情就拍板下来,整顿了装备,又按顺子的要求买了不少东西,九个人十四匹马浩浩荡荡就往林区的深处走去。风景很美,举目望去山的每一段都有不同的颜色,因为山高的让寒,我们也没有太多去注意四周的森林景色,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自己不掉下马上,但是偶然一瞥,整个天穹和山峰的那种巍然还是让人忍不住心潮澎湃。是火山体,有大量的温泉和小型的火山湖。从营山村进林区,顺着林子工人的山道一直往上四个小时,就是“阿盖西”湖,朝鲜话就是姑娘湖,湖水如镜,一点波澜都没有,把整个都倒影在里面。为了让顺子认为我们是游,我们在湖边留影,然后继续出。我们刚进去的那一段是在山脉的低部,越往里走低米那就越陡起来。最后我们现自己已经行进在60度左右的斜山坡上,这里的树都是笔直的,但是地面是斜的,每一步都显得非常惊险。顺子告诉我们再往上那里面还有个荒村,就是边防哨所在的地方,那里现在已经没人了,我们在那里过第一夜,然后第二天,我们就要过雪线了。此时“阿盖西”湖已经在我们的下方,我们由上往下俯视,刚才若大的湖面就犹如一个水池一般大小了。这个时候,我们所有人都现,另一只马队出现在了湖边,这只队伍的人数远远超过了我们。我们觉得有点意外,胖子拿出望远镜,朝下面看了看,然后递给我道:“我们有麻烦了。”我一边策马前进,一边顺着胖子的方向看去,透过稀疏的树木,我看到下面湖边上熙熙攘攘的大概有三十几个人,五十多匹马,是一支很大的马队。那些人正在湖边搭建帐篷,看来想在湖边上过夜。其中有一个女人正在张开一个雷达一样的东西调试,我用望远镜一看,那女人不是别人,正是在海南的阿宁。我骂了一声,这个女人也来了这里,那说明我们的推断没错。三叔想要拖延的人,恐怕就是这一帮,不知道捞泥船的公司,来到内陆干什么。陈皮阿四看了看,轻蔑的笑了笑,说道:“来的好,说明我们的没走错,继续走,别管他们。”我拿着望远镜一个人一个人看过来,没看见三叔,不过三叔既然是可能落在了他们手里,不太可能有太多,有可能给关在帐篷里了。令我觉得不舒服的是,下面的人当中,有一半几乎都背着五六式步,我还看到了卫星和很多先进设备。胖子看着眼馋,对陈皮阿四道:“老爷子,你说不买不买,你看人家荷实弹的撵上来了,要交上手了怎么应付?难不成拿脸盆当盾牌,用卫生巾去抽他们?”陈皮阿四看了他一眼,甩了甩手笑道:“做我们这一行从来不靠人多,过了雪线你就知道跟着我跟对了。”我们的对话全是用方言交谈,汉语都讲不利索的顺子听不太明白,不过他做向导好多年了,自己也知说的话别听,听太多了,人家说不定把你。我们继续往上走,直看到前面出现一些破旧的木头房子和铁丝门,还写着“祖国领土神圣不可”。顺子告诉我们,这里是雪山前哨战的补给站。多边会谈后,这里的几个哨站都换了地方,这里也荒废了,雪线上的几个哨站也都没人了,咱们要上去的话,到时候有机会去看看。当夜无话,我们在这里凑合过了一夜,第二天一大早就起床继续赶。顺子觉得奇怪,少有旅游的人这么拼命的,不过收人钱财也由的我们。我们起床的时候已经开始下雪,气温陡然下降。南方人很少能适应这样的天气。除了胖子和叶成,其他几个人无一不冻的僵硬。再往上过了雪线,我们终于看到了积雪。一开始是稀稀落落的,越往上就越厚,树越来越少,各种石头多起来,陈皮阿四说这是这儿有工程进行过的痕迹。到了中午的时候我们四周已经全是白色,地上的雪厚的已经根本没可走,全靠顺子在前面带着马开道。这时候忽然刮起了大风,顺子看了看云彩,问我们,要不今天就到这里吧,看这天可能有大风,看雪山过瘾就过一下,再往上就有了。陈皮阿四呵起气摆了摆手,让他等等。我们停下来休息,吃了点干粮,几个人四处去看风景。我们现在在一处矮山的山脊上,可以看到我们来时候走过的原始怎林,他极目眺望,然后指着一洼地,对我们说:“古时候建陵一般就地取材,你看这一林子明显比旁边的奚落,百年之前肯定给人砍伐过,而且我们一上来虽然步履,但是没有什么特别难过的障碍,这里附近肯定有过古代的大工程,这一带山体给修过了,咱们大方向没错,还得往上。”